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泉隐士新潮泛舟

手动鼠标添雅趣,年登花甲逐新潮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娘生我时成份高,青春没让下军操。 毕业证书是高小,四十一年攥瓦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落地生根  

2007-09-09 12:32:05|  分类: 日常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落地生根

后院有一盆生机蓬勃、长青素雅的——落地生根。它在植物中不知属何科何目。老伴将它独栽一盆,从我注意它时——大概是今年七月份吧,酷夏至今浇水也罢,缺水也罢,它始终长青不衰。

它;从葵花籽皮大三枚叶子的幼苗,长成了现在的叶长三四厘米到二十厘米,共二十四五片叶子的成苗,呈塔状伫立于花盆中,虽无任何花朵,却独具风姿。它;株独立、叶互生、叶呈匕首状,每片叶子都有一圆形叶柄与圆形主干相连,脚叶虽比梢叶老,却油绿油绿而不显枯萎。可奇的是每片锯齿状的叶缘上、逢齿尖处又整整齐齐的生出她它幼时形状的小苗来。风吹落小苗,我惊奇的发现,这些落地小苗、苗苗已有白生生的生命根了。我恍然醒悟,这就是它的代代相传的“籽”。然而叶缘锯齿尖没有了,只留下一遛小坑,慢慢的又愈合,直至找不着曾有脱落过的残痕。

(自拍的落地生根)

而有些植物则要依赖良好的生存条件才能存活,赖以人类精心的培育,才能表现婀娜之姿。如月季,纤插时的基地要选择无菌的原始黄泥或不含污的砂作培基,待纤插成活移栽时,又要选择含酸性高的土壤栽培。因躯娇而病灾频,主人又得喷洒农药驱赶病魔,幼苗成活和现蕾时又要追肥。万般皆适意后,方绽出文人骚客笔下的多情的情种和娇媚的样板。

仁虎、仁龙二人,就读学校是公私合办,(叫双轨制)毕业后,毕业证与人材库所需条件有差距,毕业生职业自谋无荐。朝中有人好做官、他们无门路,经商无本而又不能再向年老多病的父母伸手。年轻的他们,信誓旦旦,从娶妻生子,买房置业,孝敬含辛茹苦生养他们的父母,迅速的给自已规划了一条生存轨道。他们带着文化基础和永不言败的雄心,两手空空,孑然一身迈入社会。齿清善辞令是年轻人的专长,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推销这个职业,他们要从“劳力者治人”、到“劳心者治于人”的方略开始。

仁虎进入工作的第一家是“时代家私”,每月底薪500元,其余工资来源就靠推销额了。来不及详细了解产品,携带三件法宝——二条腿,一张嘴,一个装着产品广告的包,匆匆开始工作了。

在高楼林立,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,人流如潮,可谁也不认识谁。四通八达的的路,也不知道那条路上有要推销的对象。在众多的商场里,各种牌子的家具比比皆是,一家比一家花样神奇。有时在所寻推销对象处已见“时代家私”捷足先登了。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经销商没见“时代家私”亮相,欣喜不已,可访着老板时,老板推三阻四。什么、你们产品式样老那,推销价高我们无利润那……,种种理由将你拒之千里。无非是“店大欺客”嘛。谁要你推销的产品才刚刚步入市场呢?由于工作经验不足,一月干下来,推销额几乎是零。自怨看错了推销产品的类别,市场早已泛滥。

另一家的招工启事上语言吸引人,决定“跳槽”。

又干了一个月,推销额虽有进展,可黑心的老板总是无事生非。搞的心里总不舒畅,与老板辩了两句,这下可惹恼了老板。老板叫嚣着说:我这塘小了,容不下你,请另寻高就。一句话你就被炒鱿鱼。工资全无,因有言在先,招工启事上明文写有“试用期如违店规”字样。仁虎千辩无果,只好怏怏而归。

一脸无奈的仁虎走到租赁房楼下,只听;仁虎!一个熟悉的呼叫打断了仁虎的沉思。抬头看去,原来是和他一样跑推销的同窗仁龙。他乡遇故知,嗬嗬,今天还有人生之幸事。

进房后,仁虎见仁龙一脸风尘,说,饿坏了吧。仁龙回说,我刚从甘肃转到你这,肚子早饿了。仁龙忙说很快就解决,你先洗脸,我去超市买点熟食就回来。

仁虎进入超市,手向兜里一抠……,坏了,怎么只有一张五元票了?又想想,是啊,就剩这五元钱了,本来今日能领工资,可……唉!五元就五元吧。看着琳琅满目的食品,无从下手。既要吃饱两个壮小伙,又只有这五元钱?乐观的仁虎买好食品——一袋999火锅底料,两束干面条,笑嘻嘻跨进房说:今天吃火锅,“白龙腾海胜四雄”。(白龙——面条,四雄——四支筷子,胜——剩的谐音)仁龙没作理会,他知道仁虎总喜欢给自已做的菜起些古怪名子取乐。

开始用膳!随着仁虎的喊声,仁龙掀开锅盖一看,除了面条就是褐色的汤料,两人对视而笑。正吃着,仁龙见窗台上竟然还有半瓶白酒,不管三七二十一,拿来、两人嘴对瓶轮饮起来。两人本不善饮酒,边吃边说这段时间二人经历。酒完兴酣,两人趁着酒兴,口吟一首《忆秦娥》,词曰;

莫气馁,今日酒淡待新醅。待新醅,刘伶喊醉,看我夺魁。长安雁塔丰功伟,丝绸古道凯歌悲!凯歌悲,青锋长挥,赢家属谁?

就业难,男儿难,女儿更难。

圣男、中技毕业生,招生时明明是劳人局计划内招生且包分配,毕业时正逢国有企业全面改制走下坡。劳人局无法再按原来办法分配应届生。找着部门领导理论,部门领导回答是,“你们找着用人单位没有?”听听,多奇怪的分配工作方法呀,自已找还用奔你那去争取招工指标而上技校?但久后同类情况的学生、有些还是进了政府机关工作。雪里埋不住死娃子,事后才知,要“暗箱”操作。“愚蠢”人自有蠢逻辑,咱那点小钱难使鬼推磨,少有钱不如孝敬父母,老有钱不如资助少一辈搞自己的事业,那些喂不饱的狗也懒的去喂。

因此圣男也成了无业人,踏上了自寻职业之旅。一位相识收留了她;打印业,正适合姑娘干的事。尽管你十指如电,任劳任怨的超时工作,也感动不了老板吞象之心。一个月过去了,一年也满了,工资仍旧只有四百元。八哥嫌树、八哥飞,树嫌八哥、八哥飞,圣男终于熬不过长期的低工资待遇,自已把自已炒了鱿鱼。

我要是男儿多好呀!圣男经常这样想。

她曾想当一名警察;身穿笔挺的警服,系着飒爽的武装带,头顶一颗向征国家权力的帽徽。救民于危难,斩恶势于市曹。

她曾想当一名工厂工人;握焊枪、抢大锤,将钢坯制造成祖国建设的铁柱纲梁,向世纪展现优秀的才华。

她曾当过外资企业的工人;两人一组,每日从车上卸货、用高压水枪冲洗干净、再码垛。八吨葛根运行三次,那个工作日挪动的是二万四千公斤啊!

她曾当过小商店的雇员;却无权收货款,只能看看铺面,只能伸着一双能写一手秀丽字的手,在闲暇时间逗老板孩子玩。

听朋友介绍,有家公司招打字员。圣男按约定时间去洽谈,谁知老总有“要”事眈误了,活生生的从上午等到下午快下班时才见到尊躯,几句简但的语言交流后,其工作时间和工资待遇又叫人难以接受,又只好打道回“府”。早已饥肠漉漉的圣男才想起兜里根本无钱,也懒得打电话求助,一步一步向家——租赁房走去。

闹市乘车觉街短,疲惫徒步恨路长。圣男迈步走在繁华的街道上,看着那道路两旁赏心悦目、五彩缤纷的大城市夜景,丝毫感觉不出有什么可称赞的盛况,甚至觉得那耀眼的霓虹灯闪的人心烦。不愿看橱窗里五花八门的食品,再精致、它不属于我,越看越饿。只想安静的理一理紊乱的心情。仰头转向夜幕中天空看去,一弯上弦月恰在左边十字路口上空挂着,灰朦朦的不太清亮,微弱的月光倒被街道上仰射于广告牌上的灯光、欺负的更加缺少原有光华了。

月亮好啊,家乡的月亮比这大城市的月亮明亮,怪不得有“月是故乡明”的精辟诗句。这弯弯的上弦月是文人称作的玉钩、金钩,她从缺到圆又复亏,人类还没来的及将最美的赞歌谱完,她激流涌退,又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,也许进修去了,也许她不愿听赞誉声。上弦月比下弦月好;我喜欢上弦月,她给迟归的人照亮了漫漫的归途。今日虽不圆,她会慢慢将自已的缺陷填补的圆圆满满,把更多的光辉无私的洒向人间。

下弦月没有上弦月好,首先占个“亏”字就不好,亏待、亏损、亏心、功亏一篑。而文人又将下弦月称作残月,一个“残”字更不好,残酷、残暴、残羹冷炙。不好,不好。她迟迟的出现,就象一个不守约人。她总在勤劳的人们熟睡后、才把娇滴滴的脸露出来。她只青睐于、夜不归宿的少数人,甚至给鸡呜狗盗者指路。

我要当个上弦月,不当下弦月……。

圣男拖着疲冗的身子跨进门,姐姐劈头就问,“怎么才回来?”圣男苦笑着回说,走回来的。什么,走回来的,那可是二十多公里呀,怎么不乘公交,怎么不打电活,一连串的提问得到的回答仍然是苦笑。姐姐心痛的打来洗脚水,圣男刚把脚伸进盆里就疼的哼了一声,姐姐一看,原来双脚都磨起了泡,且有两处泡已破裂,红红的血印清晰可见。姐姐听圣男说完一天的经历,泪向肚咽,心吟一首《更漏子》,词曰;

女儿难,世无盐,曲径薄冰险潭。酒呈绿,灯泛红,饿煞腰不躬。缚龙志,浣纱身,烧火排风莫轻。摄妖镜,诚信梯,示君君切记。

今年季春,应大女之邀赴西安看她们新购住宅楼。闲暇问起周围人,听大女说完我欣慰不已。仁虎己先于她们搬进了新住楼,仁龙已成为一家饮料厂,驻甘肃、新疆二级代理商。在走走、看看中,遇到了类似他(她)们的青年还真不少,他(她)们相互帮助,相互信任。他(她)们不论来自何处,不论身居白领蓝领,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;勤劳+智慧+应变能力+热爱生活的乐观态度=成功。

至此,不由的我又想起了落地生根。正是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。他(她)们在不经意中迅速成长,各自把根扎在一个属于他(她)们自已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ao廿一郎·2007-9-9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